EN [退出]
4年级英语小报>中国新闻

西安慕尚装饰设计合同陷阱欺骗,简直就是一种流氓行为_27岁女子得怪病:全身萎缩成圆形 体重不足50斤

2017-12-13 22:47

27岁,青春年华。这个年龄段的城市姑娘,大多数打扮得花枝招展,出落得亭亭玉立,在花前月下享受着甜蜜的爱情……但家住长治潞城市郭家堡村的27岁姑娘莫红平,却一生与这一切无缘。

20年来,她像婴孩般与一个箩筐为伴,体重不足25公斤,双目失明,全身萎缩成一个圆形,与箩筐融为了一体。

怪病缠身医治无效

8月18日,潞城市郭家堡村。阴雨连绵,数日仍不见停,通往村口的路积水成河,几个孩童正在细雨中戏水玩耍。“箩筐女孩啊,我知道,我带你们去。”记者向孩子们打听“箩筐女孩”的家怎么走,孩子们争着给记者带路。在孩子们的引领下,记者走进了一个灰砖灰瓦砌成的农家小院。

掀开门帘,房间的地上放着一个长约1.2米、宽0.5米的大箩筐,一位面带笑容的妇女正在给坐在箩筐里的女孩梳头。箩筐里的女孩手里把玩着一个黄色的鸭子玩具。听到有陌生人进来,她本能地拉紧衣服把头埋在衣服里。“女娃,见了生人害羞。”梳头的妇女放下梳子迎接记者坐下。她就是“箩筐女孩”的母亲王英(化名),坐在箩筐里的是她的大女儿,名叫莫红平,今年27岁。

听到我们说话,莫红平将身子完全蜷缩在箩筐里,胆怯得不敢露出头部。“她是个苦命的娃啊!”说起大女儿的事,王英泪流满面。

1985年冬天,莫红平出生在长治市武乡县洪水镇一个贫穷的小山村,出生20天后,小红平突发高烧。王英清楚地记得,女儿患病当天,一场大雪不期而至,将小山村通往外界的路堵了个严严实实。“30多里地之外才有一个小诊所”。王英和丈夫都是农民,缺乏医护知识,他们只是给女儿服用了一些普通的退烧药品,可是,小红平的病情并未见好转,高烧一直不退。“直到发现女儿烧得都不会吃奶了,才连夜将孩子送到了武乡县人民医院。”医生的诊断结果是高烧引发脑膜炎,在医院治疗了十多天后,小红平的烧终于退了,但却落下一种怪病。“她身体时不时就抽搐,2岁了都不会说话,不会走路,而且个子比别人家的孩子都矮,身体似乎停止了发育。”父母又带她来到医院,医生怀疑是高烧后的并发症引起的小儿麻痹、羊角风等众多疾病,导致小红平的大脑无法控制身体影响了发育。他们也无法治愈小红平的病,让小红平的父母带孩子到医术好的大医院进行治疗。

这让王英和丈夫犯了愁,他们本来家底就薄,全家人靠几亩口粮地勉强度日,根本无法负担小红平去大医院治病的费用。无奈之下,王英和丈夫抱着女儿回到了大山,放弃了治疗。

一晃几年过去了,小红平大多数时间只能偎依在父母的怀抱里,又大了一些后,她只有在大人的搀扶下,才能摇摇晃晃勉强走几步,而且,奇怪的是,她走路时看见墙壁就用头去撞,有时撞得头破血流。“医生说,高烧让孩子的大脑受到了损害,无法控制身体平衡。”身为父母,王英和丈夫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他们多方打听后得知,河南一家医院能治了女儿这种怪病。于是,夫妻俩满怀希望带上家中所有积蓄,又向亲戚们借了4000元钱前往河南看病。然而,事与愿违。钱很快花光了,小红平的病情却没有一点好转,王英和丈夫再次失望地返回大山里的家。此后,小红平再也没有去医院看过病。

疼痛难忍双目失明

“她的左腿比右腿整整少了两厘米,站都站不稳,别说走路了。”王英告诉记者,红平小的时候最害怕走路,每走一步,她都会慌叫一阵,她怕自己摔倒,后来只好扶着墙走路,还得有人在后面照看着。“因为,一遇到墙角她就转不过去。”

随后的几年,小红平就在全家人的轮番照料下度日,在这期间,小红平的三个妹妹相继降生,都非常健康,唯独小红平成了父母心中永远的痛。

7岁的时候,看着别的小伙伴都背起书包上学去了,小红平也想去上学,可是没有一个学校愿意接收她。何况,那时候,学校离家要走好几里山路,家中还有年幼的妹妹需要照料,父母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让小红平上学的机会。

此时的莫红平由于长期不运动,加上疾病困扰,四肢逐渐萎缩,整个身体几乎变成一个“圆体”,而且生活无法自理,每天被父母用被子围挡在炕上支撑她,否则,她就会到处滚。“后来,她的身上开始莫名地疼痛,稍微一动就疼痛难忍。”王英说,那时候,几乎每天夜里睡觉都会听到大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,她想抱住女儿,可是一动女儿的身体,她就疼得叫喊,王英只好无奈地站在一旁以泪洗面。

再后来,王英的丈夫外出打工贴补家用,王英也得照顾其他几个孩子,还得干家务。小红平的爷爷只好从山里割了些荆条,根据红平弯曲的体型,制作了一个带有四个铁轮子的长方形箩筐。王英说,很奇怪,自从把大女儿抱进那个箩筐后,女儿的身体被箩筐管束着反而疼痛少了。从此,莫红平就日夜躺在这个箩筐里,与这个箩筐相伴,一躺就是20年。

说着,记者来到红平的箩筐前,试着和她说话,逗她开心。不一会儿,红平拿掉衣服露出了笑脸。王英告诉记者,女儿的眼里现在是一片漆黑……

原来,由于怪病一直折磨着红平,使她常常感到身上疼痛难忍,在发病时,她就会用双手不停地敲打自己的头和脸。6年前,红平的右眼球被完全摘除,就是她不停地用手捶打自己的脑袋和眼睛导致的。紧接着,小红平的左眼也失明,她的鼻梁也被打得塌陷了。“现在,我们只好把她的双手用布条拴绑在箩筐的边上,防止她在脸上乱打。”王英泪流满面地说。

红平每天吃饭都需要人来喂。王英忙不过来的时候,就由几个妹妹轮流照看她。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莫红平最小的妹妹只有13岁,如今,她已经是家里的一把能手,负责给全家人做饭,每次做好饭后,她都会先喂姐姐,然后自己才吃。

2001年,莫红平一家从武乡的小山村搬迁到了现在的潞城市郭家堡村,父亲在村子附近一家硅铁厂打零工,王英在家里照顾莫红平。

这些年,王英也听说一些患了怪病的孩子,有的会唱歌,有的会画画。但是,红平却只会像婴儿一样坐在箩筐里玩耍。“我和她爸都没有什么文化,女儿生病了,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。女儿大了,也不能教授她一些知识技能,我们害了孩子啊。”王英懊悔不已,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欠大女儿的。

心中也有彩色梦想

现在,莫红平白天晚上都只能在箩筐里睡觉。王英告诉记者,前几年,莫红平只是白天呆在箩筐里,晚上就被家人抱到床上睡觉。可是,她全身的骨头一碰就痛,甚至被子压在身上的分量她都承受不了。王英只好把她再次抱到箩筐里,让她晚上也在箩筐里睡觉。

箩筐四面透风,尤其是冬天,红平的脚总会被冻得冰凉冰凉,王英就用好几个瓶子装上热水,轮流放在她的脚下给她暖脚。“这些辛苦都不算什么,主要是孩子常年在箩筐里,身体骨骼发育严重受限,已经弯曲蜷缩在一起了,一旦伸直就会全身疼痛。”记者注意到,红平的四肢已完全变形,上身长下身短,被包裹在箩筐里,用王英的话说,她已经完全和箩筐融为一体了,“箩筐是弯的,她的身体是圆的。”

为了不让红平的身体功能继续退化,在医生的建议下,王英每天都要给女儿做一些简单的康复训练。但每一次,红平都会痛得满头是汗。

天气好的时候,王英会拉着箩筐去屋外转转,红平这时总是显得很高兴。对于她来说,明媚的阳光,夹着青草味的空气都令她向往。

王英告诉记者,她早就想给孩子买一个轮椅,可是,三个女儿每年上学的费用就令家里入不敷出。所以,给大女儿买轮椅的事情就一直拖着。“孩子已经在箩筐里躺了20年了,虽然身体萎缩得像个孩童,但她却有着一颗女儿心。”王英告诉记者,大女儿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,有时候会哭着让父母不要再管她了,每当这个时候,母女俩就会抱头痛哭。

每个少女都爱美,每当红平的妹妹买了新衣服,红平虽然看不见却也无比兴奋。“妹妹过来,让我摸摸那新衣服,我就知足了。”每当听到这话,妹妹们便都含着泪水围在箩筐前。“姐姐的手从衣领摸到衣角,一直面带微笑,我知道,姐姐也想和我们一样穿上新衣服。”莫红平的三妹妹说。

三妹妹告诉记者,姐姐心中装着许多梦想。“我们在家里做作业的时候,姐姐会安静地坐在箩筐里脸朝我们看着,她会把我们的书紧紧抱在胸前。”

箩筐里有一个空瓶子,这是一个曾装过钙片的药瓶,药瓶被莫红平装进去各种石头、彩纸。妹妹们说,这些东西都是姐姐在身体疼痛难忍的时候一个个装进去的,每张斑斓的彩纸、每块怪异的石头,都代表着姐姐对未来的憧憬。

如今,莫红平一天24小时吃喝拉撒全在箩筐里,当记者靠近她时却闻不到异味。王英对记者说,她每天都会给女儿洗澡,从内到外给她换衣服,有时,一天要换好几身内衣,就是为了让女儿能在箩筐里舒服一些。

由于各种原因,王英一家的户口始终没有迁过来。郭家堡村党支部知晓了他们家的特殊情况后,立即特事特办,将村里恢复的3亩荒地划给了她家,并主动与当地派出所协调,为莫家解决户口问题。

如今,在乡政府、村委会的大力帮助下,莫红平一家已经办理了低保。莫红平的不幸人生经媒体报道后,许多爱心人士纷纷上门给予热心帮助。

王英告诉记者,附近一家企业的老板总会抽时间来看望红平,捐钱捐物,还给红平买了不少营养品和玩具。“如果没有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,我家是渡不过这些难关的。”王英激动地说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0171124.czhaishan.cn/9pb9/t571qd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2-13 22:47

卑劣的街头  视频秀场  中国ace组合成员  车展买车便宜吗  端午节给老师祝福短信  电子广告屏  淡雅的头像  流媒体后视镜  内蒙古呼市车管所电话  什么东西能快速丰胸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西安慕尚装饰设计合同陷阱欺骗,简直就是一种流氓行为_27岁女子得怪病:全身萎缩成圆形 体重不足50斤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西安慕尚空间设计是个骗子黑店南京关于中秋节作文300字_史上最差连败开局:篮网已居第五 一场可平火箭